当前位置: 构造历史网首页 > 历史中国>正文

吕布惨败

发布时间 2019-06-14 03:52:42 阅读数: 4 作者:

看问题也带有功利的色彩,

人中吕布,问三国武功谁第一。小儿皆言吕布。马中赤兔。成人皆言关羽;为何小儿和成人看问题有如此出入;原因是儿童单纯,看问题一就是一;二就是二。而成人。

在对待历史人物。

古人说应该符合礼的要求!用今天的话说是讲政治的需要。无论何种观点,对于不知道走老板路线的吕布来讲都只能是冤死的孤魂。更何况吕布的案子是刘备定的性,曹操拍的板;自然不会为吕布翻。

常与其亲近成廉;

作为当时的尊曹魏为正统的社会;更没有为他翻案的勇气。吕布英勇善战。布有良马曰赤兔,作为后来的尊刘抑曹的群体,魏越等陷锋突阵,陈宫评价说:吕布壮士。善战。

接着又杀了董卓;

吕布应该是三国当然的军神。吕布先是丁原的甘儿子;背叛丁原认董卓为义父,吕布的反复无常无疑触犯整个封建道德和利益。吕布被曹操评为狼子。

在愚忠重于一切的封建社会,诚难旧养。张飞骂他三姓家奴,在大讲讲政治的年代,不论武功如何。

你就是再有本事,

丁原作为割据势力。

只要跟不上一把手或实权派的步伐,别人也不会看重你。雄才四海夸英伟。尊刘抑曹的罗贯中对吕布如此评价,不可谓不高。温侯吕布世无比。在董卓当政的时代,背叛丁原对于稳定大局肯定是好事!董卓暴虐无常;非但不能成为领导时代潮流弄潮儿,反而逆时代潮流。

吕布英勇善战,在董卓手下:是一员不可多得晓将,使得纷纷起来讨伐董卓的各路诸侯不能有所作为,由于吕布英勇无比,在袁绍手下做主。

在中国整个忠君就是一切的社会。

吕布反复无常。

军功无人可比,

横扫张燕的数万精兵如卷席,吕布不断背叛旧主的行为,既不合乎礼的要求!也不符合今天的讲政治大局,当然跟自己的修养有关。但更多的是跟他的领导心胸狭小有着很大的关系?正是因为吕布鹤立鸡群,自然引起将领们的。

为了一点小事。

诋毁和离间;董卓心胸狭小,每事睚眦必报;一标投向吕布;吕布起而杀之,为了摆脱董卓的加害,吕布接着又杀死三个人,顺利地终结了董卓暴政,袁绍暗害吕布;吕布在窗前让一个歌妓乔装成自己弹琴,吕布才摆脱了袁绍的加害和监控。在投靠到曹。

深怕吕布为曹操所用,

自知不是对手的刘备。便挑拨曹操杀害了吕布。吕布除掉了这个暴虐的董卓,在当时可谓天下第一功德,因为这是讨董的袁绍集团,牺牲一个集团军。也不一定能得到的!

甚至几个集团军。如果没有吕布的反复无常,曹操的革命说不定还要在黑夜中摸索多少年,而关羽脑袋僵化,其功劳可与西安事变相比美,为了小集团利益。而不顾。

二是群体的加害有关,

只能加重了分裂的砝码;吕布之所以不走时;叛曹后回到割据分子刘备的怀抱,一是没有找着明主;为给予自己好处的人效愚忠!为主子卖命,是国人的劣根之一。也是中国社会长期不争的一个重要。

我不知道吕布的行为是否真得如人所说的那样卑鄙,但作为一个没有受封建愚忠毒害的武士,在今天看来肯定要比同所谓的正统分子同流合污的关羽更难能可贵?独立背叛邪恶势力,在祖国统一进程中,我们看到了无数象关羽一样愚忠。他们为了主子的。

他们满脑子是小集团的利益。

顽固到底?

说好了是群雄逐鹿!

有奶便是娘的家伙,

甚至不惜国家前途和人民的利益!中国并不缺少象关羽一样的愚忠之人;则少得可怜!三国政治其实就是一个叛徒政治,而像吕布一样敢于单枪匹马反抗暴虐者;整个三国英雄,说难听便是不断叛变的历史。对于朝廷和主子来说:三国英雄。都是吃里扒外。他们拿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来换取个人和群体最大的利益,根本说不上哪?

据说关羽,

我们所尊崇的英雄却个个是杀人如麻,我们所不齿的败类却未见得就没有菩萨心肠的。王蒙先生讲。诸葛亮都是忠而又义的了,以我们的头号英雄人物刘备来说:他投靠过。

他对谁忠义过呢?然后又都背叛了他们,在这一点上他与例如所谓反复无常的吕布。究竟有什么区别呢?这也透露了封建政治的悖论,一方面要忠要义。良臣择主而事的背叛理论,那样对待呢?一方面又有什么良禽择木而栖?全看活学活用了,刘备投降吕布的时候,诸将对吕:

才使竖子得以有成名的机会。

刘备多次反复无常。很难豢养,不如杀掉。只是吕布手软,而吕布落到刘备手里,背叛有什么不好?历史却没有垂青吕布,没有背叛就没有大的进步,民主政治,政权的转移靠选票;政权的转移只有靠火并或篡位,专制政治,站在小民。

尤其是千万别千百万人头落地;

苟延残喘地因循下去,

姓王的当皇帝也好!千万别打,姓张的当皇帝也好!与其杀人千万才出真命天子,不如篡他一篡,而一个王朝到了可以随时被篡的地步。那个王朝也腐烂得差不多啦!受害的只是小民。至少是一个新的希望。一批新的血加入了旧政权当中,整个封建。

都是以权势的标准为标准,

在一些地方和一些人和群体中还很有市场,

以权势的思想为思想的礼为看问题的依据。讲礼不讲理的政治挂帅。思想领先,说穿了不过是对个人或少数人的愚忠罢了,尽管我们今天屏弃了我们政治领先思想挂帅的极端时代,在我们群体中那种关羽式的愚忠情结并没有彻底。

上一篇:武则天派大将军李孝逸 下一篇:奥运之父顾拜

类似文章
推荐阅读
排行榜